齐齐哈尔市 鹤山市 板桥市 宜丰县 康定县 孟津县 庄河市 屏南县 乃东县 金华市 孟连 嘉祥县 肇州县 延安市 略阳县 房产

拆迁财政补贴是补贴人还是补贴房?

2019-07-17 12:00:36


图实惠购买拆迁安置房

王先生来芜湖工作生活有几年了,很想买套房子安置下来,2019-07-17,经中介介绍以总价款214000元的价格购买了张先生位于某小区的拆迁安置房。为了避免以后因房子过户产生纠纷,应王先生的要求,张先生所有的家人都在房屋买卖合同上签了字,同时合同约定所有过户费用由王先生负担。此后,双方按合同,王先生完成支付房款义务(因该房屋当时不具备产权变更条件,约定王先生留下14000元作为张先生积极协助办理房屋产权证的押金),张先生也把房屋交给王先生使用。

过户时发现可以领取财政补贴

2019-07-17,涉案房屋具备了产权变更条件,王先生和张先生签订《存量房买卖合同》,延续两人2012年所签的合同条款,该合同上双方依然约定:在办理房地产交易、登记时,国家规定的所有税、费用由王先生承担。随后双方办理了产权变更手续,王先生以张先生名义缴纳了个人所得税、地方教育附加、教育费附加、城市维护建设税、增值税等合计18374.53元。因被告出售的是拆迁安置房,2019-07-17,张先生领取了安置房交易税收财政补助款15590.51元。

补贴房还是补贴人双方起争议

王先生认为税金全部由其缴纳,由此产生的补助理应也由其享有,多次向张先生催要。张先生也很生气,房子卖给你了,房交给你了,也完成过户手续了,我作为被拆迁安置户,领取的是发放给拆迁安置户的财政补助,而你王先生缴纳的是双方合同约定的、应由你承担的房产交易过户税费。双方交涉无果,王先生遂诉至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人民法院,请求:判令张先生退还其补助税金15590.51元,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自2019-07-17起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。

法院一审确认王先生的诉请无法律和合同依据。

弋江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:一、双方签订的《房屋买卖合同》、《存量房买卖合同》,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,合法有效,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。双方已按合同约定各自履行了义务,王先生按约支付房款并将房屋产权登记在自己名下,张先生按约交付房屋、获得售房款,双方合同权利、义务均已完成。王先生虽在庭审中称其在与张先生签订《房屋买卖合同》时,已知存在安置房交易税收财政补助,但未能举证证明双方合同约定了安置房税收财政补助由其享有。双方在《房屋买卖合同》、《存量房买卖合同》分别约定“所有过户费用由买方负担”“ 在办理房地产交易、登记时,国家规定的所有税、费用由买方承担”,以上约定不难看出均是对王先生应承担的义务的约定,并不包含享有安置房税收财政补助这一权利,安置房交易税收财政补助并非是税费的减免,王先生关于其应享有安置房税收财政补助的诉称无合同依据。二、本案讼争安置房交易税收财政补助,是安置房交易后,政府依据 “先缴后补”原则,补助拆迁安置户出售安置房时支出的税费,当然,并不排除买卖双方协商约定该税收补助由实际交款人享有,此情形下,税收补助先发放至出售人即拆迁安置户账户,再由拆迁安置户支付给交款人,实际为出售拆迁安置房一方将财政税收补助款让渡给买受人,故在补助申请表中才有“补助发放至税法规定的应纳税人账户,不发放至实际交款人账户,请买卖双方自行协商”的表述。综上,拆迁安置房的出售人是安置房税收财政补助这一行政行为的相对人,王先生关于其应享有安置房税收财政补助的诉称无法律依据。

弋江区法院依法判决驳回王先生的诉讼请求。宣判后,双方均未上诉,该案已经发生法律效力。(安徽省芜湖市弋江区人民法院  任学影

返回顶部